环境生态网 | EEDU123 | EEDU精英空间 帮助 | 搜索 | 注册 | 登录 | 排行榜 | 购物街 | 读书 | 百宝箱
» 环境生态社区  » 专业区  » 水土保持与生态规划  

按打印兼容模式打印这个话题 打印话题    把这个话题寄给朋友 寄给朋友    该主题的所有更新都将Email到你的邮箱 订阅主题
· 环保汇展(Free) · 低碳生活(new)  
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作者 中国风沙灾害及其防御对策.史培军
wind


论坛版主


论坛职务:
水土保持版主
爱好: basketball
发贴: 57
积分: 51
状态: 离线
E豆: 0 个
下载币:0 B


第1214207002楼于 2008-06-23 15:43 user profilesend a private message to usersearch all posts byselect and copy to clipboard. 
ie only, sorry for netscape users:-)add this post to my favorite list
主持人: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这里是思想的盛宴,这里是学术的殿堂。
春天原本应该是一个风和日丽、春意盎然的季节。但是在今年春天,沙尘暴却袭击了中国北方的大部分地区。特别是从 4 月 9 号到 4 月 11 号,沙尘暴大面积地爆发,再一次引起了人们对沙尘暴的关注。像是在北京,沙尘天气就持续了长达 5 天之久,不仅形成了 6 年以来最恶劣的空气污染,而且在一天之内,最大的一次降尘量就达到了 30 万吨。那么沙尘暴它到底是如何形成的,面对它我们又有着怎样的防御之策?今天的《世纪大讲堂》,我们就很荣幸地邀请到了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史培军先生。

欢迎您,史先生。

我们还是一起来通过大屏幕来了解一下史培军先生。



史培军简历

史培军,现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国家减灾委科技委副主任,主要专业:自然地理学、环境演变与自然灾害,长期从事风沙治理工作,组织修建了世界第一个“城市防沙治沙基地”,并且利用现代遥感对地观测技术测量了我国每平方公里上的生态资产价值,并在退耕还林的基础上提出了退耕还草的政策。可以说,在沙尘暴的治理和应对策略上,史培军教授拥有权威的研究对策和方法。



主持人:史先生,从刚才那个短片当中呢我们了解到,您从小就生活在沙漠的边上,不知道那个时候沙漠留给您的印象是什么?

史:挺好玩的。

主持人:怎么好玩法呢?

史:因为我们的家乡就在沙漠和黄土的边缘,所以呢,你往南去,黄土,往北走就是沙漠,不一样的景观给你不同的想法,所以呢,觉得很好玩。

主持人:没觉得沙漠可怕吗?风一吹,那么多沙子扬过来,什么也看不见了?

史:因为挺可怕,但是觉得每年都来嘛,也就不可怕了,习惯了就不可怕了。

主持人:您小的时候,生活在沙漠的边缘,对沙尘暴有概念吗?

史:没有概念。

主持人:没听说过沙尘暴这个词?

史:没有,我们只有一个词,叫风沙来了。没有沙尘暴这个概念。

主持人:那沙尘暴这个词它是怎么形成的呢,现在大家天天都在说?

史:大家都说的这个词是气象界对这样一个风沙天气的一个科学术语的表述,虽然不科学,但大家都用这个科学的概念来表达它。

主持人:那为什么说沙尘暴这三个字,这个词不科学呢?

史:因为它不能准确地反映这样一个风沙天气的全部现象。

主持人:您还曾经做过一件事情,就是三次徒步地穿越了叫做毛乌素沙漠,为什么要去徒步地进行考察呢?

史:因为你要获得第一手的资料,我们现在很多人做科学研究,都在书斋里边做,我的学问要到大自然里边去做,你要去感受自然界给你的这种冲击,你去理解它,如果你能把自然的这种秘密解决了,那你有可能就会找出一些很好的办法。

主持人:所以您是属于那种实践派的知识分子。

史:也不完全是,实践是我们这类知识分子的基础,但我们还要思考。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还曾经给中国的前任总理朱镕基先生讲过关于这个防沙治沙的课,是这样吧?



史:那是 2000 年的 5 月 17 号,和我们最近这段北京遇到的情况很相像。一场又一场的风沙,刮醒了我们在中南海的领导。他们非常关心,这样的环境问题是否要求我们的首都要迁都了,在媒体上也有这样的人在说。我就在这个时候呢,通过竞争上岗,得到了这次向总理和其他国务院领导和各部委领导的讲课的机会。

主持人:那当您走进国务院,面对朱镕基总理去做您的报告时候,朱镕基总理他对此有什么特殊的表示吗?或者他有什么回应吗?

史:应该回想当时,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可爱的总理,他认真地听完了我接近 50 多分钟的报告后,我的报告是 90 分钟,他就耐不住要问问题,那么我就得要回答他的问题,我们回答了他当时提出的所有问题。我的研究项目在 5 年后验收的时候,科学家们给了我们优秀的成果(评价)。这个项目将继续再做 5 年的更深入的研究。我就讲这一点呢,跟当时的讲座有关系的内容。

主持人:好,谢谢。

当年像中国前总理朱镕基先生做汇报的时候呢有 90 分钟的时间,不过今天来到了《世纪大讲堂》呢,您只有 30 分钟的时间,而且呢这 5 年当中还有很多的研究成果,所以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任务,但是我想我们还是用热烈的掌声来欢迎您给我们进行今天的主题演讲,《中国风沙灾害及其防御对策》。



史:主持人,你好,各位同行和我们今天的观众,你们好。中国的风沙问题由来已久,不是今天的事情,过去,上千年的时间内,中国都有这方面的问题,但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被人们这么关注,原因是它对我们的影响和我们对自然的苛求更高了,或更大了。中国风沙问题的一些现状,想简单地给大家介绍一下。要想介绍好这个问题,需要知道一些最最基本的概念,我们学地理学的这些概念如果不清楚的话,我们就很难能够掌握这个问题。首先是大家经常在报纸上看到的荒漠和沙漠的区别。荒漠和沙漠的区别,荒漠是一个植被的概念,对应的是森林,草原,荒漠,是干旱和极端干旱地区的植被景观的总称,而沙漠是发生在荒漠地区的由沙质沉积物,包括沙丘,片沙组成的地貌景观。而下面两个概念就更跟我们的生态环境有关系了。沙化的土地和沙地。沙地是在半湿润半干旱地区的风沙覆盖的土地,有的时候固定,有的时候半固定,但是这些土地很脆弱,如果我们利用不当的话,地表植被破坏,风吹起来以后呢,将这些沙丘活化,一活化了以后就形成沙化土地。所以说沙化土地是沙地退化的一种标志。有了这几个概念,我们后边的东西就比较好说了。关于刚才我们问到沙尘暴的定义。我们国家和世界气象组织是这样定义沙尘暴的:是根据水平能见度的情况来定义。把小于 10 公里的,1到 10 公里的,和小于1公里能见度的呢,分别定义为浮尘,扬沙和沙尘暴。所以大家看看这个概念,就说明能见度的好坏是表达沙尘暴程度的一个具体的量度。这是我们 2000 年 3 月 27 号由卫星遥感资料记录的覆盖我们北方宁夏、陕西、山西和河南的一次沙尘暴。

00: 24 : 41 :23

史:图片上黄颜色的地方就是沙尘覆盖的地方。那么这样我们会快点看看,这场沙尘暴到 4 月 6 号影响到了我们北京,到 4 月 6 号 16 时,成为当时对北京影响最严重的沙尘暴天气。这是 4 月 9 号,大家知道这天的沙尘暴不仅在我们的国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天的沙尘天气呢,影响到了我们新疆到兰州的铁路运输,这就是最近报道的我们一辆列车在它的正面由于风沙流打破了它的窗户,这样的严重的现象。应该这样地说,我要更正报纸的所有报道,说沙尘暴破坏了这个东行的列车,是错误的。应该是说我们不太注意的,在我们国家几个大风地区,干旱的大部分地区,有叫风石流,石头的石,它是近地表地貌现象刮起来大概最高不会超过两米的一种地貌现象,风沙地貌现象,这些粗的粒石,大的可以到 5 个厘米,小的也有一到半个厘米,刮起来以后呢,和前进的列车正面相撞,打碎了玻璃。那么这就是刚才我说的 4 月 9 号 T70 次列车受到严重的风石流破坏的当时情景的记录,不是沙尘暴的影响。这就是我们 4 月 17 号早上在我们学校校园看到的汽车上面的沙尘落的情况。大家看那有一个专门画的道子,是想说明它有一定的厚度,降尘有一定的厚度。这样的降尘根据我们研究的结果,每平方米的降尘量 15 克到 20 克,我们取了最低的数是 15 克。最近国家环境监测总站公布了它的最高的值, (20) 克,就有了现在报纸上报道的北京大概降了 33 万吨沙尘的这样报道,而我们计算出来是 25.2 万吨,因为在各个景观上可能不一样。另外和它相比的是,上一次沙尘天气,当(4月) 9 号广泛影响我们祖国北部的沙尘发生的时候,浮尘已经过海,影响到了韩国。韩国测到了它自记录以来最大的一次降尘量,这是《环境时报》报道的,每平方米是 0.7 克,这样呢,它总计沉降了 7 万吨,按单位面积上来说,我们是它的 20 多倍,这样就可以比较沙尘造成的影响是多么重要。







那么风沙问题除了给我们的生活在大气造成污染,使我们呼吸不上新鲜的空气以外,它的影响是很多方面的。蚕食耕地埋压村庄和道路,加剧贫困。同时呢,埋压村庄这两幅片子,一幅是拍摄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一幅是就拍摄在我们北部的张北的浑善达克沙地的南缘,那么根据过去各个方面得到的资料,风沙灾害造成的灾情现象十分严重,沙化的土地已经能达到 1.58 亿亩, 150 万亩的林地受到沙化的影响,还有一场黑风暴,世界上就是很严重的沙尘暴, 1993 年 5 月 5 号发生在河西走廊,使 116 人丧生, 264 人受伤,直接损失 5.6 亿。也就是风沙的灾害现象,它已经和地震、洪水可以相比拟,造成人员伤亡的量和财产的损失都是巨大的。埋压2.4万个村庄, 1400 公里的铁路, 3 万公里的公路, 5 万多公里的灌渠,沙害的总损失量 540 亿元,最近各个方面用的一个沙害造成的最大损失量就是这个数据,这个数据是在北京师范大学的环境学院的专家们估计出来的,至于它造成的生态损失,难以估计。那么我比较快地介绍了一些大概的情况。现在我要说,这些现象背后的故事,到底风沙灾害是如何形成的。我们一个一个看。第一个与气候有关,这张图显示了我们国家西北地区的干燥,往(南)逐渐变湿润的气候情况。风沙天气主要发生在那些气候干燥和半干燥的地区。那么看看跟水分的关系。不同的水分在同样的风速下对风沙的起尘影响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当我们的土壤含水在 2.5 %左右的时候,需要刮起标准的沙尘,需要 5.5 到 6.5 秒米的时候,如果土壤含水量达到 8 %时就需要这个风呢,达到 12.5 秒米以后才能刮起,说明什么呢?土壤如果湿润的话,形成沙尘就比较难,土壤要干燥的话,形成沙尘就比较容易。那么这是跟气候有关的另外一个问题,根据我们的研究,中国北方气候变干,其实中国科学院院士付淙斌教授呢,他的研究结果也表明,最近 50 年来,我们国家的北方一直处在偏干或干燥化的状态。这样一个天气、气候,影响到了北方的风沙天气的逐渐增加,是一个最重要的气候原因。那么气候带的摆动会影响到沙尘的发展。第二个就要有动力,风。



史:那么根据过去的工作,影响我们国家的风沙天气的风的路径有四条。我们初步把它归结为,东北,西北,华北和西部路径。不同的路径形成的天气背景不一样,但它整体合起来影响到了我们北方。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地表的物质组成。这张图片给出了我们国家的沙漠、戈壁和沙化土地的分布。大概说贺兰山一线以西是沙漠主要分布的地方和戈壁分布的地方。贺兰山一线以东是沙地分布的地方。在这以东的地区,由于我们对土地利用不当,就形成了土地的退化,也就是沙化土地,这里边标的红色就是沙化土地。那么还有区域的地貌有很大关系。我们首都北京正好处在华北平原和内蒙高原的过渡的边缘上,因此从高地上下来的沙尘很容易搬运到我们的上空。在内蒙高原平均海拔高度 1000 到 1500 米,我们的平均高度就50 多米。因此,大风把在一个很高地方扬起的尘,不用多大的劲就可以送过来,降到我们的下游。如果这个地势倒过来的话,可能情景就大大地不一样了。所以地貌的格局对风沙也有影响。沙粒的大小,地表物质的沙粒大小是不一样的。粗的沙粒,风只能刮得在地面爬爬,而沙粒细的就可以飘尘起来。所以应该说大风扬沙和沙尘天气与这个物质有很大的关系,粗物质是不可能作为飘尘飘起来的,只有那些细的物质可以在很远的距离通过大气飘浮过来,但粗的物质都是本地的现象。因此当时说,我们北边的怀来盆地的沙丘(距水源)一共有 70 多公里,一年要搬多少多少公里,就有可能搬到天安门广场,这是大错特错的一个说法,沙丘是不可能搬在我们的天安门广场上的。那么我们不同的沙区物质组成是不一样的。在我们广大的东部地区,地表的物质组成,粗的细都有。但到西部的一些典型的大荒漠里面,大部分都刮得剩下一些粗粒的,细的已经很少了,(刮的)都已经时代久了,刮跑了。地表的物质直接影响着沙尘天气,另外就是植被影响沙尘天气。这是我们国家北方植被的一个图解。大家可以看到,北方的地表植被的稀疏,就容易使得产生风沙现象。那么植被的多少与风沙的起沙风的,这是一个定量的结果,大家看到,当植被盖度是 10.8 %的时候,要求刮起沙子的速度是 7.84 个秒米,但是如果你的植被盖度接近 70 %的话,要求有 10.23 秒米,也就是说当有植被的时候,起沙是很困难的,但植被少的时候呢,起沙就比较容易。那么我想把刚才讲的那么多的因素用一个动画的图片讲给大家看看它是怎么形成的。那么我们从这上来看看,这是一张,如果前面是沙子刮起来的话,如果有植被没植被的情况,那么这就是想要解释阿拉善、内蒙高原过(来)沙尘天气,北京和内蒙草原搞植被恢复,能起作用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科学问题。我今天准确地回答,是可以起作用的。作用不是因为本身的植被控制了沙尘,是错误的,所以我们看到前阶段这种解释是错的,是因为当沙尘天气刮起来了以后,后边如果有植被,没有沙源了,就是只有风,没有物质基础了,逐渐逐渐地由于植被切断了沙源,使得有风而没沙,并不是说它就把这个风给挡住了,不是的。我们再拿另外一幅来看这个情况,你就来看,来证明是这样。这是前面没有植被,那么看看由于有源源不断的物质来输送,在这个风力下,就把沙尘刮得逐渐浓度越来越大,强度越来越强,沙尘的灾害就越来越严重。那么我刚才说了,我们北京平原和整个北方草原地区有丰富的沙物质,如果这些地区没有植被的话,西部的风沙刮过来,不仅是减弱不了,而且随着下垫面物质给它提供源源不断的沙尘,使得它就越来越强了。这就是说我们的风沙(影响的)中下游地区加强植被建设是可以缓解我们的沙尘天气的。那我们再来看,前两个是两个极端的情况,我们来看第三种。我们现在很难一下把整个我们北方的植被就能很快地恢复起来,这是过去几千年的一个结果,是自然和人类相互作用的结果。那么现在如果我们加强一些植被带的人工植被带的恢复话,大家看看这张图呢就说,虽然你起来了,我又能控制下来,然后再起来,我再控制,是不能加强,我们目前就希望通过人工植被的建设,先把它遏制住,不要再恶化,然后再逐渐通过植被的恢复,像第一张图那样给减下来。我想讲这个,想让大家知道,沙尘天气的形成是一个综合人与自然的一个过程,绝不是一个简单能拿哪一个要素能解释的。









史:那么我们想看看近年来我们国家强沙尘暴天气在增加,但是气象资料又统计出来了,说我们的风沙天气在下降。这给所有的观众造成了一个,你没法解释,你中央气象局,是不是在说谎话,这是错的,两个概念是不一样的。那些所有的沙尘天气的频率在下降,这个事实确实是气象部门观测到的。但是大家要注意,我们 50 年代末 60 年代陆续建起来的北方地区的气象台站,今天都已经被我们的迅速城镇化所包围,这些数据还能不能代表我们的风沙天气,我有怀疑,根据我在几个典型站的检测,它们都已经受到周边日益城镇化起来的建筑对它的影响,所以我就感觉到它可能不能准确地表达相当于旷野的天气风速,我有另外一个反证,也就是设在内蒙高原中西部的巴彦毛道这个站,这个站是到现在还没有人员的一个荒漠地区的气象站,它的风是在增加的,沙尘天气是增加的,我还没有来得及把所有的站点都检测完,假如我把所有不受人为影响的站点检测完,都是增加的话,我以为今天气象局观察到的这个数据,不能解释我们面临的沙尘天气,这倒引起我们应该高度地关注,这些科学数据是否能解释,这是对于整个的沙尘天气。对那些强和特强的沙尘暴天气来说呢,从 50 年代到现在,确实是增加的。这就是我们说的沙尘,风沙灾害越来越严重的另外一个记录,它跟那个大风天气是不一样的。那么为什么是这样?大家看看这些图片。我们的地表大量的沙地,沙化掉了。沙化掉了以后,就提供了更多可以在同样的风的情况下刮起来更多的沙尘, 1997 年的科尔沁和 1990 年的科尔沁,大家一比,至少你肉眼一看,沙化土地增加了一倍到两倍,就提供了更多的沙的物质成分。这是另外一块沙地,在内蒙的毛乌素和陕北北部的毛乌素沙地, 90 和 60 年代相比,沙化土地增加了,这是河北坝上的情况,从这三个地方就想说明,在我们可爱首都的北部是一个农牧交错地带,这个地带有几片沙地,这些沙地一旦沙化的话,就很容易就近地把大风刮来的沙尘从高的一个空间上,送到我们的华北平原,这也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首都北京近年来沙尘天气加重的一个重要的沙尘来源,是来自于内蒙高原的草原和内蒙高原向华北过渡的农牧交错带,这个地方土地利用比较复杂,农林牧在交织。在这种情况下,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加强首都圈周围的沙源控制,刚才看那张图就能知道我们怎么样缓解它的风沙问题。那么这是北京的情况。

史:城市化,迅速地城市化,也是导致风沙问题的重要原因。那么这是北京的建筑工地裸土。北京的到处都是沙物质,一旦裸露了以后,就很容易吹起来,再加上我们大家都几个月没感到北京在降雨,北京在降雪,干燥的地表一旦吹起,原来的地表又是沙土组成的,所以形成,就地的风沙天气是很容易的。那么我们看看破坏容易,恢复难。根据我们的观测,一个草地,草原沙地破坏成流沙, 10 年就足以,但恢复起来它需要 20 到 30 年的时间,那么我们把刚才所有各种因素组合起来,风沙灾害的加剧人在其中起到了主导作用。大家看看, 70 年代沙化土地扩展的速率, 80 、 90 年代呢,我们的扩展速率在增加,这样的沙化土地再增加,在同样的风速下也就使得沙物质就会更多,风沙天气增加,与我们的土地利用的不合理有很大的关系。那么再加上我们整个北方地表又有丰富的沙土,天然植被在衰退,人工植被又错季,因为我们是夏天有人工植被嘛,冬天又没有,这就是我们说局部得到了治理,整体还在恶化。那么我们国家林业局根据监测资料说,我们恶化的加速的沙化土地进程得到遏制,处在平衡阶段,我基本同意他这个观点,我要给他另外一个表述是说,我们在沙化土地的治理中确实取到了重要的成就,但就总体来讲,由于气候的变暖和整体土地的退化,沙化形势在加剧,而不是在减弱。大概能听出来我的基本的观点。那么我后边要很快地给出来防治风沙灾害的对策是什么。我们用比较快的速度来看,学习国外的经验,针对中国的国情制定我们的方针对策。这是美国上个世纪 30 、 40 年代沙尘天气频繁以后呢,加强了农田、土壤的防蚀,防风蚀。澳大利亚对沙区利用,要把植被保护下来,通过增加风能,其它能源的利用来缓解人们使用植被,植物作为燃料。以色列是个非常缺水的国家,即使这样,它要通过节水农业,来节约下水,来保证有水能灌溉草地,有水能够进行植被建设。这就是它进行植被建设的情景。那么缺水的一个国家,还能够舍得拿出来一点水来进行植被建设。我们国家今天的生产生态生活用水,极不协调,人们不重视给生态以水,这就是我们生态环境中的一个重大的问题。



我们国家呢,在过去的 50 年中对沙区进行了科学试验,寻找好的防沙治沙的办法。在干旱区,半干旱区,半湿润区都做了一些努力,加强了治沙工程的产业化,引进社会力量来进行防沙治沙。我们过去的各种的探讨形成了两种模式,一种是传统的沙区农业模式,一种是现代沙区的现代化农业模式,我们必须找到少用水,多采光的新的发展道路,要在这些沙区进行合理的水土资源的利用,而不应该把水土割裂开来讨论治沙而治沙,治沙还要去治水,治不了水,沙是治不了的。

00: 53 : 19 :05

史:我说了,要治穷才能治沙,要治水才能治沙,我们需要科技进步,我们沙区的治理应获得科技进步的支持,我们一定要让现在取得的科学知识应用到沙区的防沙治沙中间去,这就是我们提出的一些基本的对策。鉴于时间关系,我后面要给一点我个人的两个基本的一些看法。这就是问题一,我们怎么来转换从小到大的这个模式,必须从大转到小,小转到大,我们必须把流域的总体的治理考虑在内,沙区如果没有水的话,就没有了生命,对策就是要科学地规划,先保后治,提高效益,发展产业。具体的思路是,这里边我们给出的(48)字方针,要分区治理,不同的地区是不一样的,我们把治理的区域分为四条地带。首都圈,可爱的首都更需要更好的环境,农牧交错带,草原带和荒漠绿洲带,这就是空间上的这个布局。我们非常高兴地知道了,这样一个分区,已经被我们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所采纳,成为我们国家十五和十一五期间生态建设的一个宏观布局的依据,首都圈要干什么呢?周边该干什么,郊区干什么,城区干什么,农牧交错带要退耕还林还草,然后措施就是退耕还草,以草定畜,围封育草,免耕固土,隔断沙源,减少尘源,刚才我用图片解释了,在这条带呢,又是水源地,正好是人口(密度)转换地带,又是人口增长比较快的地带,所以我们必须把农区、牧区进行互补,寻找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区域农业模式,草原带要以草定畜,培育优质的草畜品种,以减轻对土地的压力。荒漠带要建立城市、道路、绿洲生态屏障为重点,要加强重点地区的保护,防治风沙灾害的三大对策。这就是我最后要总结的。

史:对于一个亚洲地区来讲,我们已经是受害的一个主要国家,但产生沙源和受害不止是中国,整个亚洲的许多国家受到风沙的影响,因此我们提出了要采取一个国际合作的对策,我们还提出了要对亚洲沙区土地利用的格局和强度进行调整,也就是要寻找可更新资源可持续利用的对策。我们还提出了要加强风沙灾害的综合风险管理的对策,有了这三大对策,我们就有了三个核心的内容。我们要寻找适应不能够与大自然去对抗,我们要适应大自然,我们要缓解这种风沙,我们要寻找像这几天的应急措施,把适应、缓解和应急三位一体。我们要把治标和治本相结合,光治标,不治本不可以,我们要把治沙和治穷双推进。这大概就是我要用简短的时间介绍的三个方面的内容,基本的现状,产生的原因,和要采取的综合对策。我最后要说的,风沙不可怕,就怕我们缺乏了战胜这些风沙灾害的信心,应该动员我们所有的公民,一起努力,为我们的环境的改善,为防沙治沙,做出我们每个人的努力。谢谢大家。





主持人:感谢史先生您给我们做的演讲。

主持人:另外呢我想请问您一下,中国政府是大概从什么时候意识到了这个风沙灾害的严重性?因为刚才您并没有太多的有时间去给我们展开讲我们在治理过程当中所出现的这些问题,到底出现过什么样的问题,这些问题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史:我们国家防沙治沙,启始于上个世纪 50 年代末,中国科学院代表国家组织了我们国家的防沙治沙队。那是揭开中国沙区自然规律和开展防沙治沙工作的序幕。也就说接近 50 年的防沙治沙过程中,中国政府是重视的,但是我们在防沙治沙的模式上,曾经有过非常不正确的布局。我们要向大自然进军,并不是去治理那些本来应该通过减轻人类的强度的草原地区的沙地,或者是农牧交错带地区的沙地,而是把主要精力集中在要治理大沙漠,要治理塔克拉玛干,要治理西部的这些,包括腾格里沙漠,所以我们的治沙曾经有一段是以人定胜天的思想去来战胜沙漠,是不对的。到 70 年代末期,中国开始进行三北防护林的建设,那么又出现了一段我认为不正确的防沙治沙的模式。它老想着在这里进行植树造林,沙区植树造林是非常困难的,没有那么多的水,一棵树就要用掉很多的水,所以我们忘记了灌草植被对沙区的重要性,这是我们治沙第二阶段是选择的措施有问题。第一阶段,选择的区域有问题,那么进入上个世纪末期以来呢,国家加强西部生态环境的建设,在逐渐认识到了,在不同的地区要选择不同的措施。对不同的地区,要寻找不同的治理办法。这时候我们就有了三个方面的总的措施,叫因地制宜,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时而治,不同的时期不一样,不同的地方不一样。那么我们现在的生态建设的总体对策呢,应该说是正确的。现在关键是有限的资金,没有很好地(用)到应该的地方上,中央关注这个问题,但是我们现有的这点资金到底怎么更好地用到防沙治沙上,要做体制和机制的改革。

主持人:谢谢。

我还想再问您一个问题是,如果大的方针政策是正确的,那么这样的方针和政策,我们在什么时候才能够看到效果,为什么从 2000 年,现在到了 2006 年又会扬起这么大的风沙?

史:我觉得应该像总理说的那样,刚刚结束的全国环境会议上呢,他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我们新时期环境保护的对策,不欠新帐,力争还旧帐,我们这五年,或五年多的防沙治沙过程中,一方面我们在还旧帐,但是我们不合理的开发活动还在进行,又出来了新帐。新旧帐一起还,太困难了。我觉得就应该非常果断地对那些干旱半干旱的沙区,再进行开发,应该受到严格的生态环境评价制度,到底这个地方该不该做,我们过去的环境评价缺乏对战略环评,缺乏生态环评,我们很多的环境影响评价是以做污染环境评价的模式来评价一个区域开发的,是不正确的。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对我们现在的开发进行严格的环境审计,严格的生态评价制度,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限制哪些地方就不该去开发,否则旧帐没还完,新帐又产生了。

主持人:好,谢谢。

还有一位网友呢,是想和您来交流一下,他的名字叫做“胡杨树哭泣的眼泪”。他说我们都曾经记得在《英雄》当中看到的非常美丽的胡杨落叶,但是现在呢听说大批的胡杨树都在死亡,美丽的自然风光也即将消失。所以想请问史教授,对于现有的一些正在面临着被风沙所侵袭的珍贵自然的风光,有没有什么办法来保留它们?



史:你刚才提到的胡杨树呢,是我们国家荒漠地区的河流两岸的,我们叫它河岸柳。因为我们流域内的水资源总的是有限的,上游用的多了,中游就少,中游用完了,下游就没有了。在我们国家的石羊河流域,还有我们的塔克拉玛干的这个塔里木河流域等等,都有这种情况。网友的这个意见,我认为是我们必须建立干旱荒漠地区全流域的生态观念,也就在这个流域内,到底这点水是用给上游好,还是用给中游好,还是用给下游好。我们一定要研究干旱半干旱地区水资源的利用的效益和效率。过去我们对这方面重视不够,那些哭泣的胡杨林是因为它感觉到我应该得到自然界给我的这点水,可惜我们人类太残酷了,他把就剩的那点水都要用给自己吃,自己喝,胡杨林就没有水了。没有水的胡杨林,就一定会死亡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是流域上中下游对水资源利用不合理产生的。我们必须对全流域的水资源进行科学的、合理的分配,生产需要多少水,生活需要多少水,生态需要多少水,上游需要多少,中游需要多少,下游需要多少,这样呢,我们才能建立一个全流域的综合水土的资源利用的模式,这是极为重要的。

主持人:谢谢。好,接下来呢,我想请我们在座的各位观众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提问 2 :你好,史教授。我想,你刚刚也说了,要治沙就得先治水。然后我想问的问题就是,如何在治沙和治水之间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点,使两者完美地有机结合起来?谢谢。

史:应该说科学的基础是,我们必须对一个地区进行水土平衡的测量,你现在有多少水能养多少地,这是第一个,那么以水来定地,在定地的时候,到底这点水用到哪个方面的地上,是用草地赚的钱更多,还是耕地赚的钱更多,还是林地赚的钱更多,我要比较这点水的利用效率和这点水利用的效益,前一个说水资源是不是得到充分的利用了,后一个说,在单位量的水下,获得的效益谁最多,当然这个效益,我们既要考虑经济效益,还要考虑社会和生态效益,那么对上游地区来讲,你的生态建设与经济发展,我们还要考虑到中下游地区,我们现在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是生态补偿制度。我们的可爱的三江源地区, 30 多万平方公里的地方,给我们国家的水源地,大概有接近 20 %到 30 %的水源,对黄河来讲,就基本是一半的水源。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地方的人保护了水源地,谁又给他这个保护的经费来支付呢,买单的是总理呢,还买单是我们每一个公民呢?我以为应该是受益的黄河流域下游的其他 8 省区人来买单,这 8 省区应该作为财政支付转移给它上游搞水源保护,我看到中国的第 11 个五年计划中已经提出来要探讨生态补偿制度的建立。刚才我们有一位同事是经济学家,希望你研究生态补偿的经济,或者我们叫国家财政制度,这是根本的措施。那么如果是第一类,就本地而言呢,就是效率和效益的问题。异地就出现生态补偿问题,我认为从这两个方面可以回答你刚才谈的,怎么做好水土的协调的对策的选择。

提问 3:谢谢。史教授,我有个问题,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这样的报道,就说,就我国的气候将由南涝北旱变为北涝南旱,如果这个报道属实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国家的沙尘天气将由此,就说得到缓解?

史:你提的是一个我们国家降水的区域格局有可能调整。根据我研究的经验,我们国家的降水由于受季风气候的影响,大概有这么三种在空间上的分布情景。一种是叫南涝北旱,还有一种是北涝南旱,还有一种是东涝西旱,那么还很少有西涝东旱的说法。在这种情况下,气候变化是否导致中国降水格局的变化,人们正在探讨,但从目前的研究情况看,北涝的情景现在只有那些通过全球气候模型和中国区域气候模拟的结果说,中国如果平均温度升高两到四度的话,有可能使得我们的雨带向北移,移到我们现在华北地区,这时候可能降雨会增多,那么当然是有利于植被的恢复,但问题,这个结论是一种情景模拟的结果,也就是说假如温度升高两到四度的话,才会有这个结果。那假如温度不升两到四度,这个结果就不成立了。目前关于温度变暖,未来气候变暖还没有得到统一的认识,现在基本还处在假设阶段,所以我应该准确地说,如果是这样,会是这样,但这个如果,我认为还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明。

主持人: 谢谢史先生今天和我们做的交流,回答了我们的问题。那在我们的节目的最后呢,我还想请您对我们所有的公众,再做一次呼吁,那就是要防治风沙,要治理这样的危害,我们应该怎样从自己做起?

史:作为今天这个讲座的一个最后的呼吁,我想有三条,加强教育,领导要有更高的远见,更强的环保意识,加大对科学技术的投资,在创新性国家的建设中,更加有些环境生态和资源科学的创新工作。

主持人:非常感谢史先生今天给我们做的精彩的演讲。的确,在今天的中国,由风沙所形成的灾害,可以说形势是越来越严峻了,用史先生在演讲刚刚开始的时候说的那句话,说它已经形成了一场灾难也并不为过。那我想一次又一次的沙尘暴呢,足以提醒我们环境保护的重要性,让我们意识到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其实是相当脆弱的。而也正像史先生所告诉我们的那样,作为中国的公民,当然也作为这个地球上的公民,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就风沙的治理去尽一份属于自己的义务。

好,再一次感谢史先生来到我们的《世纪大讲堂》,也感谢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下周同一时间,《世纪大讲堂》我们再见。


分享到:



http://blog.sciencenet.cn/u/wind

[求助]可为新办环境工程设计资质提供以下工程师证书:




环境生态社区推荐: [免费论文] [最新环境书] [自然科学图书]

话题树型展开
人气 标题 作者 字数 发贴时间
2093 中国风沙灾害及其防御对策.史培军 wind 12782 2008-06-23 15:43

 
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除的帖子
Jump to the top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