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生态网 | EEDU123 | EEDU精英空间 帮助 | 搜索 | 注册 | 登录 | 排行榜 | 购物街 | 读书 | 百宝箱
» 环境生态社区  » 专业区  » 湿地生态与湿地保护 » 原创与争鸣  

按打印兼容模式打印这个话题 打印话题    把这个话题寄给朋友 寄给朋友    该主题的所有更新都将Email到你的邮箱 订阅主题
· 环保汇展(Free) · 低碳生活(new)  
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作者 2014“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天然湿地“水漠化”的奇葩仙河镇
黎扬


论坛版主



爱好:
发贴: 246
积分: 27
状态: 离线
E豆: 0 个
下载币:0 B


第1楼于 2015-05-27 17:09 user profilesend a private message to usersearch all posts byselect and copy to clipboard. 
ie only, sorry for netscape users:-)add this post to my favorite list
2014“黄河十年行”纪事之:天然湿地“水漠化”的奇葩仙河镇
图文 :任增颖
又一次入驻在这个名字叫做“仙河镇”的地方,我们一行8人的心情并不相同。9月6日晚上21点半左右,汪永晨老师开始感觉到头疼疲惫和不适。她说,“今年这次活动终于结束了。”
2014年“黄河十年行”的历程充满动荡不安,从黄河源头一路走来,参与活动的人员由于种种原因,从15人逐步缩减到7人。
坐落在山东东营黄河三角洲湿地的仙河镇,事实上,是2010年8月12日,绿家园开始进行“黄河十年行”这个活动开始时的第一站。那时参与活动的各路人员,是乘坐了一辆大巴车来的。那日清晨,车子在仙河镇内驶过时,招来镇内人的好奇的目光。五年时间过去了,这个镇周边可以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为这个活动的持续关注和亲历者,任增颖的已有诸多感慨已经变成平静。她已经不止一次决意要永别仙河,不再提及这里的种种纷扰。她写道,“如今的仙河,跟我的疏离,远远超出一种想象。”
此次请假赶回仙河,任增颖说,她是为了一段友情而来。2014年9月6日,中午11点半左右,在东营仙河镇的高速路出口,她默默得迎接了北京绿家园“2014年黄河十年行”的朋友们。
孤北水库周边湿地现状 --人工改造的力量是无穷的
驱车从到仙河镇西北的孤北水库,这周边昔日是观鸟者们的天堂,到处都是天然芦苇湿地。2001年11月之后的很多年冬天,任增颖都会带领京城来的观鸟团体到此处观鸟。2012年及13年12月初,外地的观鸟者们开始感觉到了异样,在孤北水库里发现了白鹤。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水库的水位已经足够低,而是水库周边适合白鹤觅食的空间减少。
这片湿地的损毁速度是惊人的。绿家园“2014黄河十年行”的同行者们站在这片正在被改变的天然湿地深感痛心。




生态专家赵连石给大家讲解了“水漠化”的概念。所谓水漠化,就是与土地沙漠化和石漠化不同的土地荒漠化类型之一。人为造成湿地中的生态系统受到重创,水生生物栖息地繁殖地遭到破坏,食物链断裂、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冲击。生态系统自身原有的解毒净化功能失效。目前,官方、民间、媒体等宣传都较少出现“水漠化”字眼。


我们跟仙河镇一个承包了大片天然湿地,并人工引上海水,搞生态养殖的当地老板聊天,他说搞养殖比建化工厂要环保多了。想必他并不知道湿地为何物。如此生态养殖,生态盐田?还不如说是,“人为海水入侵,人为毁灭湿地生态系统。”
建在湿地之上的东营港临港工业园区见闻--化工污水向哪儿流?
从2010年8月,第一次黄河十年行来到东营港临港工业园区这一站起,对于这片天然湿地的损毁,我们每次来到这里,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当时的心情:“痛彻心扉”。
当地环保志愿者任增颖,五年时间自费往返与此处上百次,用镜头记录这里变迁的过程,现在的她已经很难愤怒。

在与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千二管理站仅仅一路之隔的东营港临港工业园区内,我们发现了“新大陆”。这是前几年由于诸多因素并没有观察到的问题。下图几处明显的化工污水明渠排放的现场,不知何故现在已经停止排放。但之前化工污水流过的痕迹清晰可辨。
任增颖讲述了发现这片污水排放水域的过程。2013年12月初,她再一次利用周末时间来了解化工厂恶臭气味的分布情况。当时,这里正在紧锣密鼓的施工,她无意中走到人工运河边看水的颜色是否正常,这时,有两条小鱼向她脚旁边的水岸边游来,正当她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两条鱼的时候,其中一条鱼忽然摆动着尾巴,然后慢慢不动了,另外一条鱼则游走了。任增颖感觉很异样,再一看,那条鱼已经死了。她接着走向当时的工棚,问了个施工者,他的回答让任增颖更吃惊,“这里死一条鱼算什么?夏天的时候,经常是一片死鱼。”直觉告诉她,这河里的水质有问题。








这个临港化工园区,从2010年3月第一个化工厂未经允许投产发生事故之后,后续发生了一系列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尽管各路媒体曝光过多次,问题依然存在。如果用句不算恰当的话来形容,是“坚持不懈”努力建设投产生产扩建的过程中产生诸多生态、环境、社会问题等等。
中科院研究员小谭在接受采访时说:“渤海湾衰竭有很多方面的原因。水质、过度捕捞,还有生物链的破坏,因为我是针对工业污染,工业污水对水质的影响,所以主要是采取一些抽样,看看工业污水,测了几个点,特别是滩涂贝类的捕捞情况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水质稍微好的库东的那一片,它的年产量,打个比方,它可以一个月有五百多斤,但是相对水质差的情况,一个月只能有一百多斤。对那个化工园区对海洋的污染是这样,老百姓对这个问题,总体就说肯定会对我们的贝类有影响,但是具体影响到什么程度,大家很模糊,完全没有这个所谓的科学的说法。”
不知是何故,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一千二管理站的门牌在2011年12份前后被消失。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是当时大门牌遗留下的桩腿。东港村边兴建了一些临时住房,此处一千二管理站的桩界也被消失。偶尔能见到的保护区指示牌都已经年久失修,字面模糊不清。因为正在修路,原先经过桩埕路到一千二管理站内的计划不得不取消,刁口河黄河故道入海口和神仙沟黄河故道此行均因修路等因素无法靠近。



在保护区对面,化工厂区之南面,有一片完全被人工海水入侵的区域。据说为了搞所谓的“生态养殖”。这片区域之前也是芦苇湿地。


在去往东营港管理委员会办公大楼的路上,我们见到了成片填海造地的区域,填海造地,建设新的防潮大堤,已经成为那里的“风景”。原来当地百姓们可以赶海的滩涂潮间带已经不存在。

中科院小谭讲到:“我很感兴趣的也是一直在讨论的仙河镇人民对这个化工厂的态度。这个态度主要是因为现在有三分之二是油田的职工,我就是一直走访了很多新港周边的一些采油队,桩西采油一队,采油六队,采油七队、八队,就会了解到很多油田职工的情况,对化工厂的态度。他们内部也不断地向上级领导反应化工厂情况,比如说自化工厂南边的一队。我现在了解到,很多女职工怀孕了就脱岗,甚至有好几从那些女职工,就是因为自晚上闻到这个毒气就直接要送到离化工厂十几里的海上的一个钻井平台,等于是直接脱岗,这个情况非常普遍。那是二零零七年以后,他们这个情况也一级一级往上反馈。比如说油田的领导。
他们也说到,二零一三年的时候,他们自己自发组织一些所谓的上街、游行这些,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很多反馈,所谓的环境维权方面,因为权力受到涉及到自己的工作,你去维权。比如说领导已经,收到通知说,我第二天可能会有行动,就跟下面说,明天注意到,大家安分点,你管好自己的人。因为现在很多说法,单方面很无奈,大家也说这事怎么怎么办,主要我觉得还是跟他们的工作性质或者是,因为油田它毕竟是一个企业,没有办法来跟地方政府自这个事情来进行一些全面的沟通,那只能是力所能及地协助政府,但是他并没有全力地去说跟化工企业商讨这个事情。”
仙河镇周边新港城的“新貌”—未来会是怎么样?
如今的仙河镇,跟五年前的已经判若两镇。随处可见的都是变化。海星村西北边到海港原来的老路旁边,新建了成片生态盐田,施工的车辆依然在勤快的工作。原来一望无际的绿色风情,如今被红砖砌成的盐田替代。没有人知道,如此的建设要到何时停住。


位于镇东的几个村子已经被拆迁,新的楼房正在拔地而起。据说是要把东营港化工园区周边的村民及职工搬迁到新的楼区。
在距离仙河镇东不远的地方,有两处自相矛盾的地方。路北是仙河镇内的垃圾露天焚烧厂,路南是新投产两年多的规模化澳亚奶牛场。仙河镇内的居民,如今从多年前对垃圾焚烧的抗议中转移注意力,开始对奶牛场的牛粪味产生集体抗拒,甚至有网友建议给奶牛培训如何不污染环境。



但大多数居民,并不知道奶牛场和垃圾场的距离有多远,他们仿佛也不关心这些问题,只知道在闻到恶臭味道的时候不断的在网上抱怨、指责,很少有居民能有建设性的行为。
这片区域往东的土地同样也产生了大面积的湿地水漠化问题。成片无法算计面积的天然湿地被人为改造成为盐田和养殖池。
中科院研究员小谭讲述道:“刚好这边尴尬的是,东营市政府自五月底提出了一个东营市重点区污染整治行动,三个月,6、7、8,等于他们政府是花了三个月,一定要在空气污染时候,不允许出事,就自这个敏感事情,8月11号有来了一起事故。我自己感觉很多信息,他有他的立场,不管怎么说也好,他有他的立场。不管怎么说也好,但是相对他跟我说的很多信息,上面是没有办法了解到,如果不是我采访到,因为他的信息也不放自我们这。现在很多采访的老百姓,他也根本对你的网上的信息,他也不去浏览者你的网站的官方信息。所以可能我下一步的研究,很多个人的兴趣够会结合政府、民众环境维权方面的一些措施上面。”
黄河入海口,我们来了。
经过大半天的游走,我们在下午17点左右抵达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黄河口管理站,天色已晚,保护区管理站门口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必须在18点半之前出来。于是一路上时间都很紧张,在赶路。等抵达黄河浮桥时,已近18点。





在黄河入海口处,汪永晨老师召集大家进行“2014黄河十年行”的活动感言。她依然热情高涨的出口成章。大家轮流讲了自己的感受和展望。而后在一起进行了合影留念。


时间紧张,我们匆忙的还算顺利的在18点半左右赶回到黄河口保护站门口。
晚上21点,我们凭着一些记忆,去到连续跟踪采访的仙河镇内的老范大叔一家。一到范大叔家,感觉气氛有点不跟从前一样,原来是他老伴在2013年冬天得了重病,身体一直不好。范大叔的精气神还好,我们把往年拍的照片送给他,跟他聊了些家常,说了些祝福的愿望,而后告别。真希望范大叔他们一家人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
任增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讲到:“在二零一零年之后,就发现因为后边湿地规划建设的太厉害,鸟类的迁徙和鸟类的栖息地都出了很多问题,所以就重新切入了一个点,关于“海水江豚”的保护问题。“海水江豚也是江豚”这个宣教科普活动,今年六月份到现在在山东沿海不同海岸带搞了两个月的现场的调研,确信山东沿海的滩涂和潮间带都有很多问题,这里面还牵扯到更多生物多样性的问题。所以我希望将来以后,海水江豚保护自全世界提到一个高度上来,因为淡水江豚已经快灭绝了,所以加起来不到一千头。所以海水江豚保护是我下一步持续关注的重点。”
2014年黄河十年行,在东营黄河入海口处落下了帷幕。对于黄河的明天和未来,我们心中有很多期许和怅望。
道法自然。

撰写:任增颖
2014年9月8日
2014年9月23日修改

附:
永别仙河
四年之前,依托徐志摩先生的《再别康桥》,涂鸦了一下自己当时的心情《作别仙河》,而此时此刻的心情,是永别仙河,再没有心情写诗。
对于仙河的爱憎分明,这些年在我的生活里面体现的淋漓尽致。由爱生恨,爱恨交织的度过了十多年的青春时光。如今的仙河,跟我的疏离,远远超出一种想象。十八年的交集,仿佛从未开始过,现在我宁可从没来过这里。
那天晚上,一个对化工污染义愤填膺的仙河居民,问我,“小任,那你为仙河镇做过什么?”我确实没做过什么,即使做过什么又有什么意义呢?
最近这个阶段,在开会期间遇到过两个心理医生,其中一个为我做了一个半小时的测试。结论是内心创伤很重,需要一段时间休养生息。
时间是味良药。可以沉淀一些痛苦,唤醒一些美好的记忆。而仙河对于我来说,所有美好的事物已经都陆续消失了。谎言充斥着我所路过的路。
为什么要继续保持愤怒呢?那些错位的、错误的现场又不是我所能改变和扭转的。或者说,是在很多人的熟视无睹下发生的。资中筠先生的话就在耳边,但是有多少人能听懂呢?
曾经在仙河,与我交流最多的朋友莫过于那些美好的大自然中的精灵们。那些羽翼纯净美丽的飞鸟,那些葱葱郁郁的绿色风情。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在太多人从来没有珍视那些美好,在一些高涨着征服自然的斗志下,那片天然湿地的前尘往事已然成为了没有人记录的历史。
曾经有个仙河网友的名字叫“山可”,他告诉我他的寓意是:仙河的仙去掉人字旁只剩山,河字去掉三点水只剩可,剩下的未来就是山可。“以人为本,黄河之水“。仙河镇的名称由来传说,是因为这个镇湿地周边经常见到仙鹤,这里的神仙沟曾经是母亲河黄河入海的必经之路,结合起来,”仙鹤黄河镇“,简称“仙河镇”。
现在以后的仙河镇到底是人与自然和谐?还是人与自然同步受到伤害?
有句在环保圈子里针对生态系统的破坏已经不陌生的话,“国在山河破。”而如今,换算成一个小的单位,“国在仙河破”。 怅望仙河。
镜头可以记录一段历史,但历史是会被尘封和篡改的。
唐锡阳先生的《错错错》多年前读过,而面对仙河的未来,此刻的我只想说,罢罢罢,由它去吧。
还是就此搁笔,永别仙河吧。

任增颖
2014年8月29日

作 别 仙 河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孤北水库的云彩。

那神仙沟畔的槐树,
是晨光中的姑娘;
波光里的靓影,
在我的眼前徘徊。

沼泽里的芦苇,
绿绿的在水中央招摇;
在黄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株薏苡!

而今那绿野中的一片,
不是湿地景观,是炼狱般的工厂,
残缺在天地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魇。

寻梦?背一个相机,
向蓝绿更青处游弋,
满载一船星辉,
在夜色斑斓里叹息。

但我不能叹息,
沉默是别离的孤寂;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明天的仙河!

淡淡的我走了,
正如我淡淡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近处是泛起白沫的昏黄。

感谢徐志摩先生!

2010年5月7日有感

保卫黄河三角洲湿地

正在被消失的新生湿地呀
你不幸的命运轨迹
纠结着我的心

那里只剩下
你挣扎过后的无助

而我 无能为力

你来自遥远的1855年
黄河一路狂奔之后入海前的馈赠

呃 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

你有一颗潮湿的心
温润着周边的生灵
涵养着大地母亲

你还有个形象的名字 地球之肾

是什么让你的心开始坚硬
海岸侵蚀
海面上升
风暴潮灾难
黄河断流
滩涂开发与围海
过度捕捞
油田开发
污染
垦殖和人工建筑


有谁洞悉你脆弱的身躯要抵挡如此多的磨难

你没有朋友可以诉说
无依无靠的

你怎样给你的灵魂以希冀
对于那些蹂躏践踏着你的生命的人

履带压实过你的泥土
空气中暴露着柔弱的芦草的根系
一条条道路割裂着你的容貌和血肉相连的躯体

你的眼泪早已哭干
你那美丽的葱绿的风姿


在河口区的荒野
在一千二管理站
在油田开发区
在黄河口管理站
在大汶流管理站
在黄河口镇的田间

洞察你的悲哀

唉 湿地 一望无际的荒野
我的心痛在你多难的境遇
我该如何遗忘失去你的痛楚

我会永远清醒着
悲哀着你的悲哀

用我的心呐喊

任增颖
涂鸦于2012年8月19日
烟台下着暴雨的清晨


分享到:




[求助]广东注册给排水工程师,资料齐全,地区不限




环境生态社区推荐: [免费论文] [最新环境书] [自然科学图书]

 
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除的帖子
Jump to the top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