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生态网 | EEDU123 | EEDU精英空间 帮助 | 搜索 | 注册 | 登录 | 排行榜 | 购物街 | 读书 | 百宝箱
» 环境生态社区  » 专业区  » 湿地生态与湿地保护 » 原创与争鸣  

按打印兼容模式打印这个话题 打印话题    把这个话题寄给朋友 寄给朋友    该主题的所有更新都将Email到你的邮箱 订阅主题
· 环保汇展(Free) · 低碳生活(new)  
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作者 化工厂云集 围猎莱州湾
黎扬


论坛版主



爱好:
发贴: 246
积分: 27
状态: 离线
E豆: 0 个
下载币:0 B


第1楼于 2015-05-27 16:35 user profilesend a private message to usersearch all posts byselect and copy to clipboard. 
ie only, sorry for netscape users:-)add this post to my favorite list
化工厂云集 围猎莱州湾

2012年07月17日 01:0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刘玉海

http://finance.ifeng.com/news/region/20120717/6768860.shtml

夏日的午后,渔港内密麻停泊着渔船,大多数渔船空无一人,只见船头小国旗迎风招展。偶有几艘船上聚集着聊天、打牌的人,唯有邹师傅忙碌着为渔船安装新柴油机。
这是邹师傅这艘停泊在山东东营广利中心的载重8吨渔船上的第三台柴油机。“现在打渔,出海越来越远,船的马力快跟不上了。”邹师傅解释说。
广利港位于渤海的莱州湾西侧,夹在黄河入海口和小清河入海口之间。自20年前从山东邹平的东平湖逃荒到东营打渔,邹师傅眼看着这里的海水越来越脏,打渔越来越难。他甚至悲观地预计,有一天他将不得不再次逃离。
作为渤海的重要海湾之一,莱州湾从环境数据上看,并未最严峻。
在国家海洋局日前公布的《2011年海洋环境质量公报》中,位于黄河口的莱州湾是中国沿海9个重要海湾中,水质良好的两个湾口之一,一、二类海水点位比例均超过80%。
但就是这个渤海仅存的水质良好的湾口,也正面临着重重危机:湾口周边化工厂布局密集。莱州湾沿岸的东营、潍坊、烟台,均将石化和海洋化工作为发展重点,在滨海地带集中大量布局化工园区。而化工对环境的威胁,不言自明。
无鱼可捕的渔民
“现在要打渔,得去龙口那边。”邹师傅表示,更远的,要去黄海、东海边缘。而如此遥远的距离,对很多船小的渔民来说,根本无法到达。因此,广利港内船小的渔民,很多已不再打鱼,而以捕捞贝类为主。
“因为鱼对海水的质量要求更高,如果海水质量不好,鱼会往水质更好的地方去;而贝类即便水质不好,也主要是往海泥里钻。”邹师傅介绍。
这让邹师傅很怀念早年在这里的美好时光:在河口入海处就能打到鱼,到雨后,甚至能打到鲤鱼;如果到海上,能打到十几种鱼。而现在,他已经十年没在河口打到过鲤鱼;即使出海好几海里,也只能打到梭子、寨花等三五种经济价值不高的鱼。
而上世纪80年代,渤海三湾——山东的莱州湾、天津的渤海湾以及辽宁的辽东湾,尚是中国的黄金海洋渔场,有鱼盆、虾盆及“聚宝盆”之称,海产品产量占全中国海产的40%强。此外,渤海还充当了黄海、东海相当品种水生动物的产卵场。
“上世纪70年代整个渤海年产野生对虾4万吨,仅莱州湾就1.6万吨。”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李宝田告诉记者,但从1993年开始,渤海对虾的虾汛开始减少,最少的时候野生对虾年产仅800吨。
根据历史数据,渤海以前的水生生物有150多种,有经济价值的渔业资源多达70种。但2011年7月13日天津市渤海水产研究所发布的《渤海湾渔业 资源与环境生态现状调查与评估》报告显示,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渔业资源,已从过去的70种减少到目前的10种左右,带鱼、鳓鱼、真鲷、野生牙鲆、野生河豚等 鱼类几乎绝迹。
鱼类种群的减少,与水质恶化密切相关。据东营港渔民反映,10年前,渔网扔到海里收起来,网丝还是白的;现在,拉起来的渔网成了黄色——沉淀物太多。
“有时打渔跟着洋流走,海水一缕缕发红,持续两个月。”邹师傅说。甚至不用出海,在广利港内都能明显地发现水质的恶化:水色浑浊发黑,飘着垃圾和白沫。邹师傅说,碰到上游开闸的时候,“不要说水质,光气味人就受不了。”
邹师傅的感觉已有了监测数据证实。
6月29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公布的《2011年北海区海洋环境公报》显示,莱州湾符合第一类海水水质的海域面积小于莱州湾面积的1%,莱州湾东 西近岸地带接近20%的水域为四类和劣四类水质。山东2011年新划建的5个国家级海洋保护区和2个海洋公园,莱州湾的5个国家级海洋保护区海水环境全都 不符合功能区水质标准。
根据我国海水分类标准,劣四类是被严重污染的海水。
“东方休斯敦”的环境风险
“海水污染,90%以上是陆源污染。”国家海洋局海洋战略研究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因为“真正来自海上的污染只有溢油和海上养殖”,而溢油是小概率事件,海上养殖规模有限;反倒是大江大河,“治理不好,污水就直接排入大海”。
根据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的监测,山东境内陆上入海排污口的达标率只有55%,是北海分局监测的范围内辽、津、冀、鲁四省市中达标率最低的。而整个陆 上入海排污口中,工业排污占34%,市政排污占36%,排污河占21%,其他类排污占9%。其造成莱州湾水域无机氮和化学需氧量严重超标。
港口渔民和附近的居民,无法寻找到精确的海水污染原因,而直观的将海水水质恶化归结为化工厂污染——虽然他们尚未寻找到所有化工厂的排污口。
作为油气资源相当丰富的沉积盆地,渤海地区的海上油气田与沿岸的胜利、大港和辽河三大油田构成了中国第二大产油区,全国50%以上的海洋油气工业贡献出自该地区。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底,渤海已建成海上油气田20个,钻井平台165个。
海上有石油,沿岸就会有化工。石化行业的集聚效应也许天然如此。因此,莱州湾畔的山东各地都已将石油化工作为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东营市更是明确喊出打造“东方休斯敦”的口号。
从广利中心渔港向西北方向看去 ,对面直线距离两公里处就是一片化工园区。一座座崭新的厂房,高耸的烟囱,清晰地映入眼帘。
在东营市的规划里,位于广利港的东营经济开发区临港产业园区,一方面将大力发展石油及后续产品加工的相关产业,如石油机械加工、石油化工等,进而延伸石油产业链;另一方面应将替代产业——造纸、橡胶制品——纳入到经济发展的总体战略思路当中,最终“形成以杜邦产业园区为龙头、上下游产业相配套的、链条式精细化工园区”。
离广利港不远、紧邻黄河入海口,同样对莱州湾形成威胁的,是规模更大的东营港经济开发区。
东营港开发区控制区232平方公里,远景发展区达466平方公里,2009年进入加速建设阶段。东营的目标是,“力争通过不懈努力,形成以石油化工为主体,以‘化工新材料和特种化学品’为特色,‘石油化工-氯碱化工[8.49 -0.82% 资金 研报]-生物化工’相结合、具有循环经济特色和高技术含量的新型石化产业体系,构筑起国内领先的现代化工产业集群,尽快建成环渤海乃至中国北部重要的生态化工产业基地,为中石油、中化、神华、延长石油这样的央企和大型企业集团入驻开发区创造良好的环境,搭建优良的平台。”
目前已开工的项目中,最大的是中海油一个集炼化一体化基地、精细化工基地及渤海油田专业服务与海洋工程基地于一体的总投资高达450亿元庞大计划:中海油在东营市的1000万吨级炼油、100万吨乙烯项目。
除此之外,已经落户的企业包括海科瑞林——生产汽油和液化气等产品、华懋新材料:一期工程10万吨∕年溶聚丁苯橡胶(SSBR)和10万吨∕年顺丁橡胶、龙港化工——年产14.5万吨异丁烯、恒顺化工——19万吨/年丙烯、亚通、爱克森、胜基、科宏、万达、万通、华泰、神驰、嘉贝(香港)、德阳化工、大明供热等项目,即将确定入区的东辰控股集团、山东万福达化工有限公司、山东军胜化工有限公司、东营市元康化工有限公司、山东广庆集团等5个新项目,也都和化工产业密切相关。
所有这些化工企业几乎都坐落在东营港临港工业园之内,距离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界碑仅仅数米的地方。隔开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化工园的,只是一条乡村公路。
“到晚上的时候,在隔着七八公里的仙河镇都能看到炼化尾气燃烧形成的火炬,伴随着砰砰的爆炸声,跟放炮似的,很瘆人。”东营市仙河镇当地一家企业职工说。因此,当他看到化工园区入口竟矗立着“生态产业区”的标志时,只能摇头苦笑。
东营并不是莱州湾周边唯一拥有化工雄心的。莱州湾南岸的潍坊、东岸的威海龙口,也都将自己定位为化工业基地。从东营到潍坊寿光的一个半小时车程中,沿途遍布的化工厂散发的刺鼻气味甚至能熏得人头疼。
以潍坊市为例,其计划到2015年,海洋化工规模以上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00亿元,利税85亿元,建成全国最大、产品技术和工艺装备具有世界先 进水平的海洋化工产品基地,原盐产量稳定在1500万吨左右;石油化工方面,力争5年内全市石化装置年综合加工能力达到4000万吨,打造成千亿级石化产 业链。因此,潍坊市辖区内紧邻莱州湾的寿光市羊口镇,化工厂林立。可潍坊似乎还不满足于此,又在羊口镇东侧规划新建了临港产业园区,落户的也大都是管井密 布的化工厂。
“可以说,莱州湾周边化工厂是遍地开花。”山东一位环保人士说。
海洋保护区保护了什么?
“海域污染、水质恶化的损失,可分为直接损失和生态损失两个部分。”前述国家海洋局海洋战略研究所人士解释说,直接损失主要是对海洋渔业、近海养殖 的损失,有的可以直接找到宿主。如去年渤海的康菲漏油,有的因为没有突发性事件,连宿主都找不到;生态环境损失,主要是海洋生物种群的减少乃至死亡,“但 这个生态价值究竟怎么算,一直没有权威的报告”。
对渔业损失,渔民的感受最为深刻。“这港内除了人是喘气的之外,没有其他能喘气的。”广利港内的渔民说,“化工厂的污水排放之后,什么也不能长”。
渔民甚至怀疑化工厂在地下挖暗渠将污水直接偷排至海底。“从外边根本找不到排污口,但海上有些地方捞起来的蛤蜊比别的地方的难吃很多”,邹师傅说,“很有可能附近有化工污水排放”。
更讽刺的是,广利港附近就有一个“莱州湾蛏类生态国家级海洋特别保护区”。根据国家海洋局公开资料,该特别保护区位于东营区莱州湾西岸广利河以北、青坨沟以南海域,为多种贝类的栖息和繁衍地,其中蛏类资源尤为丰富。
但显然,这个特别保护区没起到什么保护作用。甚至连官方也不得不承认:“随着海岸工程、油田开发、海洋工程建设以及近海捕捞强度增大,蛏类等资源赖 以生存的生态环境严重受损,生态失衡,致使该地区传统的小刀蛏、大竹蛏和缢蛏等蛏类资源生物量衰减,分布海区日趋缩小,而且个体呈小型化”。
除了对海水的污染,化工厂建设对海边居民的另一危害是空气污染。
2010年3月25日,东营港经济开发区第一批建成的化工项目“海科瑞林”正式投产后不到一周,就发生了一次长时间、大规模的泄漏。东营市仙河镇当 地一位企业职工介绍,“当天,镇上几乎所有人都能闻到臭鸡蛋的味道,很多人都被硫化氢熏吐了。这种气味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其后,南非足球世界杯期间的 一天夜里,化工厂臭气再次来袭。
对当地居民来说,化工厂遍布还存在着另一潜在危险:黄河三角洲地势一马平川,一旦风暴潮来袭,就会深入到内陆,淹没大片乡村城镇。 “现在海边建起这么大一片化工园,如果风暴潮来袭,化工厂里的危险化学品发生泄漏的话,造成的污染真是不堪设想。”环保人士任增颖忧心忡忡地说。
至于生态损失,与上述危害相比,更易被忽视。但其隐患不容小觑。“在日渐增多的化工厂区建设过程中,成片的海滨湿地上建起了化工厂房,鸟类的生境几 乎都遭受到了颠覆性的毁灭,那些潮间带的生灵也没有了生存之地。对专业人士来讲,‘潮间带’这个词意义重大,开发建设过程对潮间带的影响是要提前做出评估 的;对野生动植物也将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埋下生态安全隐患。”任增颖说。
生活在化工厂阴影下的人们并非没有抗议过,但都于事无补。
“我们反映过水质恶化的事,也有政府的人来海边用瓶子打了水,但之后就没下文了。”邹师傅说。
主要的抗议来自于化工厂附近的居民。2010年3月15日海科瑞林泄漏后,仙河镇就有人在网上发帖征集反对化工厂的签名活动,要求“治理污染,拯救 仙河”,“要新鲜空气,不要毒气”。当年6月5日“世界环境日”、7月3日,仙河镇居民先后举行两次签名活动。7月3日的那次签名,签满了3个横幅。据熟 悉当地情况的人介绍,整个东营市先后出现7次规模不等的抗议活动。
感到无力的人们开始搬离仙河。“镇上很多人在东营市区买了房子,特别是去年,买的人特别多。我们身边就有很多人在犹豫要不要在东营买房子。”仙河当地一位居民介绍。
邹师傅也面临着类似的抉择。“如果这的水质继续这样恶化下去,说不定我还得再次搬迁。”邹师傅说。
至于搬迁去哪儿,他也没底儿。“到各处去看看,哪儿水好就去哪儿。”邹师傅说完后低头继续摆弄他的柴油机。
(邹师傅为化名)


分享到:




[原创]广东企业诚聘市政咨询师,初转不限,三年一次付




环境生态社区推荐: [免费论文] [最新环境书] [自然科学图书]

 
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除的帖子
Jump to the top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