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生态网 | EEDU123 | EEDU精英空间 帮助 | 搜索 | 注册 | 登录 | 排行榜 | 购物街 | 读书 | 百宝箱
» 环境生态社区  » 绿色人生  

按打印兼容模式打印这个话题 打印话题    把这个话题寄给朋友 寄给朋友    该主题的所有更新都将Email到你的邮箱 订阅主题
· 环保汇展(Free) · 低碳生活(new)  
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作者 鲁难:童年的杨春堂
liuzhuosong


无敌圣者



爱好:
发贴: 188
积分: 51
状态: 离线
E豆: 0 个
下载币:0 B


第1192159054楼于 2007-10-12 11:17 user profilesend a private message to usersearch all posts byselect and copy to clipboard. 
ie only, sorry for netscape users:-)add this post to my favorite list
童年的杨春堂

回想起来,童年的杨春堂竟然像一个岛。
杨春堂离衡阳火车站大约五百米。出了火车站,往湘江大桥的方向笔直走,不到十分钟,可以看见右手路边有一家特别的建筑,叫国际旅行社,社的对面,就是杨春堂的出入口,大约有二十米宽,身处两栋五层高楼之间,其中一栋的墙上,钉有写着广东路三字的白底蓝文的路牌,我的家,就是广东路一里九号。
但我们说到自己住的地方,总是说杨春堂三个字。
当我想起写到这个老地方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也许从来就不知道是杨春塘,还是杨春堂,或是阳春堂,因为我们虽然千万次叫过这个名字,却从没有些写过、似乎也没有看见过这个名字,直到今年春节回衡阳过年,顺便问起我的舅舅,才定下题目上的地名。
而杨春塘这一地名的猜想,就因为我们住的地方,四周都是鱼塘。
从大街拐进杨春堂居民区,大约有五十米深的空地,空地的尽头,是一座约七八米宽的厕所,那是全杨春堂七八十户人家唯一的公共厕所。右边的男厕,站在小便池前放松时,假如站的方位好,眼睛看着的前方,就是几十米宽的鱼塘,左边的女厕,就挨着水面。
鱼塘的水由南向北贯通,我们回家,要从一处左右都是水的路面走过,这路的底下,埋着像汽油桶似的东西,作为水流的通道。用纸作些船只,从通道的这头下水,然后跑到那头看纸船流出,一直往前飘去,是我们童年百玩不厌的游戏。
假如我们能坐在这只船上,往前往右走不到两分钟,就可以看见一座围墙,是用烂砖碎瓦砌起来的,颜色斑驳,像和尚的百衲衣,如果是春天,可以看见桃树的树枝举着花伸出墙外,而墙里就是我家的后院。
院的左角有一棵柳树,夏天的时候,我常在上面抓金龟子,我们乡谚叫牛屎蓬蓬。至于为什么叫这么个名,是不是这么个写法,当时没有去问,如今没人可问了。
院子的右角,是一间自建的厕所,这个厕所,让我对壁虎、蛤蟆、蛆很是熟悉。厕所积存的大小便,就是院中栽种的蔬菜的肥料来源。外公来自农村,家中还保留一些农家习惯,而杨春堂这块地方,也让我们家竟然还留有一抹田园风光。
因为伴着鱼塘,浇菜的水是应有尽有的。夏天炎热,我用一个长长的塑料袋,从塘里装满水,到门前的坪里,再游戏似的将水撒向四方,那么,塘水还有去热之功了。
而在梅雨季节,鱼塘水涨,常常会淹没菜土,乃至入浸房中。那情景虽然今天回想时有些诗情画意,当时却是苦海无边的。
这个水灾之苦,我们靠塘而居的人家才有,准确地说,是靠塘而又地势低的人家才有。而我们住户总是尽量利用靠塘的好处,比如隔壁的李奶奶家,女婿是建筑工人,就在自己院里挖了一口水井,用水泥抹得整齐干净,那样子至今还栩栩目前。
我们杨春堂都是平房,间与间参差不齐,又模样不一,就是屋顶上的盖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的。若是保留至今,是画家的好去处,而在当年,则是儿童的天然游乐园,试说一二。
一是七七八八(衡阳方言,指各式各样)的小巷,是捉迷藏(衡阳乡谚叫“躲迷猫”)的好去处。我们玩时,能散向四面八方的小巷,在其中神出鬼没的移动,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到达目的地。时至今日,随着城市高楼林立,平房鸟散,小巷烟灭,躲迷猫的童趣无迹可寻了。
二是屋檐的蜘蛛网和冰凌。那时的平房,有各种屋檐,夏天的时候,我们用铁丝围出一个铁圈,绑在一根棍子的顶头,去把屋檐的蜘蛛网卷在铁圈上。蜘蛛网很有粘性,我们举着布满蛛网的铁圈去四周的鱼塘边、菜地里扑捉蜻蜓(衡阳乡谚称“扬咪咪”)。到了冬天,冰凌(衡阳乡谚称凌梗子)挂满檐下,我们又举着棍子去敲打,打下来后,拿在手中玩,甚至放进口中吃。啊,别当心,当年的天空要洁净得多,冰凌也会纯净许多的。如今别说纯净,连屋檐、冰凌都没有了。

杨春堂的平房之乐,还在于,那时的平房,大都是还与泥土形影不离,还没有用磁砖将一切生命憋死,而房屋的周围,也有不少生命可以孳生的泥巴,于是,还有蚂蚁做我们寂寞时的伴侣,还有蛐蛐作我们单调时的和声,还有偷油婆偶尔逗引我们狩猎的本能,甚至有燕子筑巢,让我们感受天人一家的喜悦,这些,随着平房的消失而无影无踪了,只剩下蚊子还忠实地跟随我们。

有时我想,假如让我来从新划分种族,我将用住的房子做标准,把人分为平房族,楼房族。这两个族类之间的生活大不一样,心理也不大相同。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来说,则互相是大异其趣的。而从“居移气”的传统居住观去看,那么,这些年的住房改造,已经悄然改变了主人和客人的心理,人们不知不觉地从孔子的礼尚往来变成了老子的老死不相往来。试想想,在我童年的杨春堂,互相进屋坐坐是多么轻而易举,而今就是邻居也难得一进;再想想,在我童年的杨春堂,白天许多家门都是笑口常开的,如今每家的门从夜到昼都是闭口无言。多么寂寞,真是无言独上西楼。

而杨春堂是热闹的。一大清早,收垃圾的板车来时,伴随着手摇的铜铃声;而早到晚,都有单车铃声响来响去,当时有一种锣鼓式的两面装有铃盖的车铃,用手往下一按,那声音是清脆地滚动许久的,暗示着车主的特权地位;其他如磨刀匠的叫声,剃头师傅的喊声,收废品者的吆喝声,卖叮刚糖(因卖者敲着铁器,有叮叮刚刚之声)人的脚步声,采药谋生者挑着草药回家时扁担的吱呀声,摆小摊为生者推着小车走向摊点时弹子盘的磨擦声,修伞人、补锅人的呼唤声,打爆米花者的炮声,时不时地响起,至于儿童的打闹声,成人的招呼声,老人的闲谈声,此起彼伏,厨房的锅碗之声,也是隔壁相闻。

杨春堂又是忙碌的。星期天常常是各家大型的家务劳动时间。比如做藕煤,比如洗被子。前者到来,人都变成矿工一样,脸上是非洲人一样黑;后者开始,人又变得手像欧洲人一样白,那时没听说过洗衣机,肥皂把手浸得雪白。而就是平时,每天的挑水队伍,都让杨春堂成为一个劳动广场一样,因为我们住平房的,自来水要到一座楼房处去挑。我的劳动精神和劳动体魄,大约就是每天挑水锻炼出来的。为了少挑几次,也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我在开始挑水不久,便放弃了小桶,常挑大桶。我不知道,我长大了工作时不怕难,反而喜欢重担,是否在杨春堂挑水挑出的习惯。

平房的杨春堂,最大的好处,就是容易串门。那时有些制度,是需要人去串门的。比如为了防火,居民们每天每家要派一个人,提着一个写有“查水”两字的木牌,到每家去检查水缸有水没有。这事当然大都落在儿童身上,于是我就经常到每家去串门。而其中有几家,是不查水的时候,也会去串的。比如隔壁李奶奶家,我常去她家玩,她在家打麻绳,赚点零花钱,补贴家用,我常到她家去帮忙:就是拿着一根麻绳,走到离织麻绳的机子两米的地方,把麻绳在门上挂一下,然后又牵回来。如此往返不已。我帮李奶奶做这事,就像好玩一样。又比如斜对面有一家,叫沙奶奶沙爷爷的,我常到他们家去,简直像在我们家一样;因为他们家有报纸看,而他们对我印象甚好。至于同住杨春堂的同学家,更是想去就去,爱走就走。记得有个叫杨军的同学,家里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大棺材,我们与这个棺材友好相处,在一旁下棋玩耍。我想,我至今还不灭尽串门的行为和爱好,就是平房的杨春堂这片土地给与我的天性。在我随父母搬离这片土地,而后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杨春堂的邻居们还自己组织了一批人来到我家祝贺,因为他们在报纸上看到我是那一年的文科状元。那张报喜的报纸,就是沙爷爷家的吧,他的家,就是我的阅报室呀,也许我的读书热情与成绩,他家的报纸也有润物之功呢。

物换星移,我在大学毕业后再去杨春堂,觉得这块地方的童年之美在渐渐泯灭。热闹已膨胀成嘈杂,文明的电视声取代了自然的铜铃声吆喝声,水是不必再挑了,但水管却装得四处乱爬,本来就不多的几棵树也看不见了,天线倒是站满了一个个屋顶。许多房子都在改造中悄悄地扩张,使得公用空地日益减少,房屋之间显出针锋相对之势,我的童年的天真活泼的杨春堂变成一个涂脂抹粉、剑拔弩张的杨春堂了。
塘已经不见了。附近的菜农卖掉鱼塘建宾馆。我站在我家老房子的后院里,看见宾馆的阴影下的我的故居,像一只癞蛤蟆一样匍匐在高楼的基脚处,不久终于在拆迁中像被施了农药一样消失了。
前不久,我回家看父母,在火车站下车,有意再看看杨春堂。我在拥挤和混乱中走进当年的广东路一里的巷口,迎面的建筑像电影中的奥斯威辛集中营一样给人阴郁感,而且比集中营还要杂乱无章,是中国土匪,而不是德国鬼子。我朝内走了一段,怎么也猜不出我家的原址在哪一块。
我的童年的杨春堂,在我出生到世上之前,已经存在多年。它本是我的爷爷奶奶们自己建造的,它就像鲁迅笔下的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但我自爱我的野草。如今,祖辈们种下的野草,已被一群野猪一样的子孙践踏,成了一堆人渣。


分享到:




[原创]直签江苏单位寻中级高级职称薪资可谈






环境生态社区推荐: [免费论文] [最新环境书] [自然科学图书]

话题树型展开
人气 标题 作者 字数 发贴时间
1509 鲁难:童年的杨春堂 liuzhuosong 3485 2007-10-12 11:17

 
flat modethreaded modego to previous topicgo to next topic
  已读帖子
  新的帖子
  被删除的帖子
Jump to the top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