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 “生态旅游”伤扎龙 丹顶鹤故乡在哭泣

  Print this page

1.“生态旅游”伤扎龙 丹顶鹤故乡在哭泣 Copy to clipboard
Posted by: ahaoxie
Posted on: 2009-02-20 09:53

  “走过这片芦苇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留下一首歌……”一首催人泪下的歌曲《丹顶鹤的故事》曾打动过无数人。然而黑龙江省扎龙湿地──这片丹顶鹤的“故乡”,却真的在哭泣。

  原始湿地核心区伤痕累累

  面积21万公顷的扎龙湿地从1987年起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核心区面积约700平方公里,是湿地中保存较好且相对完整的大片芦苇沼泽地。由于气候适宜、水草繁茂、食物丰富,全世界有20%以上的丹顶鹤以及290多种水禽水鸟、狼、狐、獾、兔等野生动物常年生活于此。扎龙湿地对于野生动物保护和维护松嫩平原粮食主产区的生态安全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

  然而,记者前不久对核心区进行踏查,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场景:柏油公路修进了沼泽中的孤岛,水的自然漫溢被隔断,公路的另一边干涸成了土地;已经冰冻的水面上还有原住居民们下放的“断子绝孙网”,以捕捞蚂蚱大小的鱼类;居民们不顾寒冷在苇塘中用收割机收割又细又矮的芦苇,将它们打捆运出卖钱;为解决用电问题,居民们还在孤岛上发展了“风力发电”,一架架风车、一条条电线在湿地上空形成了威胁幼鸟飞行的“天罗地网”;水多的地方,圈起池塘养鱼;水少的地方,苇子被齐根割去、焚烧。

  位于核心区南部的后地房子村“生态旅游”的一派“繁荣”景象,更是令人大跌眼镜:柏油路已经修到了村口,“湿地人家”“鹤鸣春酒店”等度假村已粗具规模,狭窄的河道上修起了亭子、码头和大鸟笼。如果不是当地人介绍,很难相信这个看起来无异于普通村庄的地方位于国家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内。

  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说,这里正是扎龙湿地的精华,后地房子村附近水量充足、植被生长较好,是丹顶鹤和其他水鸟的巢区。但最近几年,当地打着“看野生鹤、看鸟巢”的招牌开展了“生态旅游”,每年都有大量水鸟经不起人类的侵扰,弃卵、弃巢飞走。

  原住居民再无法“靠天吃饭”

  造成这种现象的是生活在湿地核心区13个自然村屯的约5400名原住居民。他们多数是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为躲避饥荒进入沼泽,祖祖辈辈困守孤岛,终日与湖水和苇塘相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他们几十年来的不断繁衍和完全依赖自然资源生存的方式,急剧改变了原始湿地的生态环境:过度捕捞使鱼类资源锐减,常年割苇使水草面积萎缩,湿地被开垦为耕地,再因其盐碱化产量过低而弃耕再开垦……据统计,截至目前,核心区内以碱斑地和弃耕地为代表的荒漠化土地面积达3万多亩。

  在核心区北部的唐土岗子村生活了57年的村民于占河告诉记者,几十年前的唐土岗子可谓“世外桃源”,风景美丽,人烟稀少,湿地里鱼虾鸟蛋丰富,又可以割苇子换粮食,是逃荒人的“天堂”。夏天的时候,他们出去打鱼、拣蛋,冬天有三、四个月湖面上冻,他们就把苇子割出去换粮食。于占河回忆,那时候拣一次鸟蛋能拣半船,换一次粮食能吃一年,大家日子过得都挺好。

  可现在的扎龙,湿地干了鱼也少了,冬天齐根割的芦苇,春天一把野火就可能被烧没,再想像当年一样“靠天吃饭”是不可能了。由于基本没有其他收入,如今于占河一家人的生活全靠“五户联保贷款”,小孩上学、寻医问药、与外界通讯都有很大困难。由于生活所迫和就学问题,许多年轻人带着孩子已经搬出孤岛打工,记者看到,这里大部分的房子都是空着的。

  一些居民表示,大家都想搬出这片沼泽,一来由于生活确实困难,二来也为给鸟儿留下生存的地方。看着鹤越来越少,他们也感觉十分心痛。

  人鹤争地谁去谁留

  黑龙江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长友说,原住居民需要生存,湿地也得保住,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5400人搬出核心区,这样既能改善村民的生活,也能保住这块生态价值巨大的原始湿地。

  黑龙江省已经决定,从2009年开始,由省市共同出资对扎龙实行长效的补水机制。“水流进来,人走出去”是保护好扎龙湿地的必然选择。据悉,扎龙湿地的生态移民已经列入《全国湿地保护工程实施规划(2005-2010年)》。根据规划,在“十一五”期间,包括扎龙湿地在内的四个湿地核心区要进行生态移民。据专家估算,扎龙核心区移民的成本目前还比较低,但将随时间的延续而成倍增加。核心区生态移民实施后,随着长效补水机制的建立和人为设施的拆毁,扎龙湿地有可能在几年的时间内恢复原本的生态面貌。

  在离开扎龙湿地的时候,记者看到了留在赵凯小学墙壁上的口号──“爱鸟光荣,护鹤有功”。这座孤岛小学的孩子们已经于2007年迁出湿地求学,而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还在期待有一天能走出沼泽,结束与鹤争夺资源的孤岛生活。

  (记者高广志、刘景洋 来源:《半月谈》)

2.Re:“生态旅游”伤扎龙 丹顶鹤故乡在哭泣 [Re: ahaoxie] Copy to clipboard
Posted by: ethanliu
Posted on: 2009-04-13 12:57

这是个极度头疼的问题,好多地区都存在这种情况。一面是要保护的物种,一面是我们的同类,政府应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要给搬出的居民不仅房子,还要给就业的机会,可以认为是一个比较简单的事情,但很多政府做的不好,真是遗憾!